English |

當前位置:首頁 > 威遠資訊
威遠資訊
02/02
星期五

新形勢,新思路——2018 年農藥行業走勢分析

        在剛剛過去的 2017 年,農藥市場需求量較多的品種主要包括辛硫磷、毒死蜱、高效氯氰菊酯、氯氟氰菊酯、吡蟲啉、百菌清、氫氧化銅、阿維菌素、多菌靈、五氯硝基苯、甲草胺、乙草胺、草甘膦等。
 
        殺蟲劑方面,2017 年,國內殺蟲劑原藥上漲 63.34%,煙堿類原藥、有機磷原藥、菊酯類原藥、阿維甲維鹽系列等都全面上漲,上游中間體及原藥廠家都限產停產,
供應不暢,上游成本傳導是主因。其中烯啶蟲胺原藥(+114%)、甲氨基阿維菌素苯甲酸鹽(+84%)、吡蟲啉原藥(+70%)漲幅居前。茚蟲威原藥(0%)、炔螨特原藥(+7%)較為平穩。2018 年殺蟲劑預計需求量(折百量)8 萬~9 萬噸,比上年減少10%左右。殺蟲劑排在前 5 位的產品是:敵敵畏、毒死蜱、辛硫磷、敵百蟲、殺蟲雙。
 
        殺菌劑方面,2017 年,國內殺菌劑原藥上漲 30.50%。嘧菌酯原藥和三唑類原藥是主要影響因素,三唑類殺菌劑上游三氮唑,嘧菌酯原藥上游原甲酸三甲酯、水楊腈等中間體成本傳導,拉動下游產品上漲。其中三唑酮原藥(+80%)、嘧菌酯原藥(+69%)、戊唑醇原藥(+65%)漲幅居前。吡唑醚菌酯原藥(-11%)、多菌靈原藥(-3%)、80%代森錳鋅可濕性粉劑(0%)較為平穩。2018 年預計殺菌劑需求量(折百量)為 7.5 萬~8.5 萬噸。需求量排在前 5 位的品種是:硫酸銅、多菌靈、代森類、甲基硫菌靈、百菌清。
 
        除草劑方面,2017 年,國內除草劑原藥上漲 7.49%。在 2016 年,草甘膦原藥出現較大漲幅,2017 年沖高回落。其中異噁草松原藥(+54%)、煙嘧磺隆原藥(+51%)、烯草酮原藥(+50%)漲幅居前。氰氟草酯原藥(-3%)、草甘膦原藥(+2%)、二甲戊靈原藥(+6%)較為平穩。2018 年預計除草劑需求量(折百量)為 10 萬~11 萬噸,與上年增加約 3%。需求量排在前 4 位的品種是:草甘膦、乙草胺、莠去津、丁草胺。
 
        根據 2017 年農藥市場情況,預計 2018 年殺蟲劑、殺菌劑和除草劑價格整體有上揚趨勢。2017 年我國農藥產能明顯收縮,工信部原則上已不再新增農藥生產企業備案,環保整頓也進一步提高了農藥企業的準入門檻。根據各省情況來看,河北省取締關閉企業 642 家化工企業、河南省 529 家、江蘇省 531 家。因此,農藥行業環保核查趨嚴將加速落后產能的淘汰,緩解行業供給過剩的現狀,使優勢企業的優勢產品的市場前景明顯改善。

        那么,2018 年農藥行業的形勢到底將走向何方,行業大咖給我們指出了新思路:
 
孫叔寶(中國農藥工業協會會長):伴隨需求穩步回升,以及環保趨嚴、安全檢查的常態化,2018 年對于合法經營、環保達標的規模企業來說充滿著機遇,未來將占據更多的市場主導權,而部分產品落后、低水平重復建設、以犧牲環境為代價的超標排放企業將難以生存。由于長期無法正常開工,兼并重組、轉型升級或許將成他們最后的選擇。環保趨嚴將繼續緩解過剩產能。而行業主導企業的實力提升,對我國農藥行業進行結構性調整、實現農藥使用零增長、淘汰落后產能、倡導綠色生產將發揮著有效的作用。
 
黃偉東(拜耳作物科學大中華區總裁):行業兼并,聚力創新。環境復雜,靈活應變。兼顧環境,持續發展。客戶為本,引領未來。
 
王翔(巴斯夫大中華區作物保護部業務管理資深總監):在“農藥零增長”和作物價格持續低迷的大背景下,農化產品在品類結構上也面臨著新一輪的供給側調整,“優勝劣汰”的競爭格局將進一步凸顯。一方面,高效優質的產品將由于原藥供給短缺而供不應求;另一方面,競爭力不足的產品也將因市場需求疲軟而面臨更嚴峻和漫長的寒冬。2018 年農化市場預計將小幅回暖。
 
成城(安道麥(北京)農業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由于政策法規的實施尤其是對環保的要求,農藥成本普遍上浮的可能性增大,受企業和渠道去庫存,作物價格,后專利和法規政策等影響,預測整體市場規模會有小幅下浮,上游成本的提升會部分逐漸轉移到終端。
 
劉得(先正達植保市場產品線和計劃總監):我對 2018 年的市場有 3 個預測:
第一是 2017 年底的那一波原料和原藥的漲幅會對 2018 年的市場產生深遠的影響。由于渠道庫存的不同,其影響會在第一季度之后慢慢明朗。2018 年上半年,農資市場主旋律應該是“漲價”,而且是普漲。第二是以家庭農場和專業服務社為主體的產品需求會強勁引領整個行業對產品的開發和推廣,例如小飛機施藥、作物解決方案等。第三是新農藥管理條例會得到很好實施,其中電子化手段(二維碼)的使用,首先加強了可追溯性,使得整個市場得到進一步規范,假藥劣藥進一步減少;其次會進一步衍生出更多電子商務的機會,加強企業和用戶之間的聯系,提高服務水平。
 
汪建沃(湖南省農作物病蟲害專業化防治協會會長):2018 年,隨著國家經濟由高速度向高質量發展,農產品面臨提質增效的挑戰。隨著綠色防控技術的推廣,化學農藥的使用量會出現下降,生物農藥市場看好。用于生產高品質農產品的安全環保型農藥將有表現機會。
 
耿平田(世科姆化學貿易(上海)有限公司總經理):一是制劑產品漲價會壓縮渠道利潤,導致渠道扁平化變革加速;二是種植戶對農資服務的需求越來越迫切;三是部分品種會短缺。

杜志偉(日本(上海)商貿有限公司總監):
外部環境:新《環保法》執行層面將更加嚴厲,新《農藥管理條例》各項規章將持續落地。市場總體需求區域平穩,重大流行性病害及遷飛性蟲害的暴發是小概率事件。 
行業競爭:產品組合技術優先,企業間合作資源互補,企業重組整合加速。 
企業內部:提高產品功效和降低成本是企業不可逾越的門檻,大企業(10 億企業)和小企業(1 億以下)都會因這對矛盾體而苦惱導致難以決策,中間企業(1~5億)因方便靈活將迎來發展生機。 
總體判斷:2018 年我國殺菌劑需求增加,殺蟲劑需求減少,除草劑需求平穩。農藥行業是發散性行業,受外部環境及行業競爭的影響,傳統的低價競爭將被質優價優所取代,產品升級換代的時代已經來臨。
 
陳昶(北京中保綠農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2018 年仍然不會有太大的市場熱點,除草劑繼續增長,影響面較大的水稻二化螟將無藥可用。
 
顏澤彬(安徽華星化工有限公司總經理):隨著十九大勝利召開后,國家對環境保護及整體自然環境保護將更加重視,大力實施“堅持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把資源優勢轉化為發展優勢”整體戰略。作為農藥原藥生產企業,必須先過環保關,過不了關就不能生產。預計 2018 年農藥市場在當前價格行情的基礎上有所上升;市場產品銷售量逐漸聚集大品牌,企業合并重組將是未來新的機遇和挑戰。未來 5-10年,將形成多個 100 億級農藥企業,從而增強中國農藥企業在產品專利和技術實力,與跨國農藥生產企業在國際市場上同臺競爭。
 
嚴玉聽(浙江新安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2018 年整個中國農藥市場從目前來看,以環保督察和專項環保治理行動(如 2017-2018 年采暖季錯峰生產安排的硬性規定)為抓手的環保舉措將成為常態化的管理手段,以后可能還有安全督察,也就是說最起碼在 2018 年 3 月底前(國內外市場主要的除草劑備貨季節),中國將一直延續目前的環保高壓態勢,大宗原材料及幾乎所有的農藥品種及化肥等物質,都處于歷史的價格和成本高位,過程中不排除個別產品小幅上下震蕩可能性,在 3 月份之前主要農藥品種不管是草甘膦、百草枯、草銨膦,2,4-D、莠去津等大路品種,還是二甲戊樂靈、煙嘧磺隆等小眾品類,基本都沒有出現斷崖式下跌的可能。從市場銷售和終端消費來看,預計將出現額增、量減和渠道商利潤率下滑三大特征。2018 年上半年終端市場實際消化的產品都處于高位,整個農藥市場不管是中國還是全球來看,銷售額比 2016、2017 年會出現一個上升的過程。但是受制于農產品種植效益和農民收入、中國農藥零增長政策,在農資價格普遍大幅上漲的情況下,不排除消費者降低采購量的可能性,而且終端的銷售價格漲價幅度由于時滯效應、農民的接受程度等因素影響,不一定能夠跟得上供應端的漲價幅度,渠道分銷商的利潤空間存在著被擠壓收窄的可能。
 
熊興平(浙江永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市場部經理):2018 年,農藥制劑價格高揚,但是農產品價格低迷,對制劑企業而言,2018 年是一個考驗之年,是風險和困難糾結在一起的挑戰之年,農藥制劑“發高燒”,農產品“畏寒虛”,二者之間形成一道“鴻溝”。農藥原藥企業,也許在制劑市場具有更大的價格優勢,行業集中度向大型原藥優勢企業靠攏。
 
周厚怡(湖南新長山農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市場部):農資產品價格飛漲與終端農產品價格低迷矛盾不可調和,行業傳統渠道模式終究會受到飛防、電商等沖擊。
 
楊益軍(北京華通縱橫經濟信息有限公司總經理):2018 年整個農藥市場,從供應以及使用來講,我覺得都會小幅下降。一些熱點產品如與國外農化巨頭轉基因種子相關農藥還有局部的機會,像草銨膦、草甘膦、麥草畏、嘧菌酯等大宗農藥還是很有機會的。
 
張涌(江蘇好收成韋恩農化股份有限公司國內貿易部總經理):市場環境逐步健康,相關產品銷量下降。
 
吳國軍(石家莊市深泰化工有限公司總經理):2018 年農藥市場預計加速向兩個方向分化:一種向上,一種向下。感覺今年難干的會認為明年更難干;找到路徑的會認為有干不完的事,前景越來越好。土地流轉帶來的新種植者需要的不是價格競爭而是價值競爭,是綜合效益的最大化。沒有真正有價值的產品以及對種植作物的深刻了解,農藥企業跟新種植者是沒有溝通語言的。農藥市場一定需要更多更專業的作物服務商,而不是什么都有的百貨商店。大家可以看看獸藥市場的變化,從一家一戶養殖的沒落到新型專業養殖戶的崛起所帶來行業的變化,應該能給我們一些啟示。

黃兵(廣西田園集團田園農資營銷副總監):2018 年大田區傳統經銷商服務散戶的模式日益艱難,新型渠道商和植保服務組織必將異軍突起。
 
劉杰(湖南省農作物病蟲害專業化防治協會秘書長):未來的農資領域還是我們多年說的那句話,農資渠道一定會扁平成農資生產企業——農業綜合服務商——種植戶,農資流通領域留給我們的只有三條路,即產品資源配送商、區域(作物)解決方案提供商、集成服務運營商。
 
姜斌 (原沈陽化工研究院):農藥終端市場,也就是制劑銷售,2018 年是很困難的。隨著農村土地流轉、種糧大戶增加,種植水平并沒有較大的提高,需要市場應用技術人員深入基層,才能有所改變,增加銷量。對制劑工廠而言,提高市場銷售的技術水平,指導終端用藥技術,做好服務工作才能完成 2018 年銷售目標。
 
周懷海(山東蘭陵縣欣凱農資經營部《農藥市場信息》傳媒讀者服務站):2018年農藥產品漲價是必然趨勢,就目前來看雖然原藥漲幅很大,制劑還好漲得不算厲害。這也是我最關心的事情。如果制劑漲幅過大,農產品價格持續低迷,農民的購買積極性必然會下降,整體影響農藥的銷量。
 
張成亮(黑龍江省農業科學院農化研究所《農藥市場信息》傳媒讀者服務站):預計 2018 年農藥市場依然是一個充滿機遇與挑戰的關鍵年。隨著國家產業政策的出臺、環保壓力的增加,部分農藥企業會繼續轉型或重組,農藥企業數量將會繼續減少,國外農藥企業進軍中國市場的戰略和步伐會繼續加快。但隨著農民意識的轉變,預計 2018 年生物農藥將成為市場的寵兒,但主導品種依然不是很多,市場缺口巨大。此外,殺菌劑、除草劑將依然是市場的主導產品,特別是隨著規模化農業、生態友好型農業的發展需要,高效低毒農藥產品將進一步成為市場剛需產品。另外,在水稻種植方面應用的農藥產品將有具體的市場需求。
 
張煜(安徽省阜陽市安農植保有限公司《農藥市場信息》傳媒讀者服務站):對于 2018 年預測,應該盯在原藥漲價過高的產品上。如 2.5%高效氯氟氰菊酯水乳劑 500 毫升為例,2017 年上半年批發價約為 7 元,而現在由于原藥上漲,2018 年產品批發價估計在 8.5 元左右,而由于 2017 年庫存產品價格較低,零售商的價格很難加上去,所以零售還只能在 10 元左右。
 
        2018 年對于農資行業來說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也是大洗牌的一年。對于廠家來說,小廠拿不到原藥,又受到環保壓力的影響紛紛倒閉;對于代理小廠產品的代理商來說,也更加難于維持。我堅信,代理品牌、做好服務、誠信經營是唯一的出路。
?
 地址: 中國·石家莊循環化工園區化工中路6號
 電話: +86-311-85915999
 傳真: +86-311-68018622、031168018679

二維碼

凯发娱乐公开